Category

“不套路”的悬疑小说怎么写作家蔡骏分享感悟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9月29日电(记者 上官云)得益于改编影视剧的火爆,这两年悬疑小说仿佛成了图书圈的新晋“网红”,吸引了不少新粉丝。

悬疑作家蔡骏的精选集《最漫长的那一夜》也赶上了这股风潮。有读者说,从中读到了怀旧的味道,但也有读者说,这部书里的故事比较“烧脑”,不太好懂。

当IP成为资本追逐的对象,也有一些作者会从写作之初就瞄准影视化的路子。但对蔡骏来说,写小说不是为了迎合影视改编。

防止网络沉迷 创新发展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制度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社会法室主任郭林茂表示,修改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补齐了现有法律中的短板,最大限度地保护未成年人权益。本次修改,对现行未成年人保护法作了大幅修改和完善,新增“网络保护”“政府保护”两章,由7章扩展为9章,条文由72条增加到132条,修改几乎涉及原法的每一个条文。

回应“烧脑”评价:其实不难懂

蔡骏的作品是较早一批有影视改编作品落地的小说。2004年,根据其作品《诅咒》改编的电视剧《魂断楼兰》播出,悬疑、惊悚的情节把不少观众吓得够呛。

“不套路”的悬疑小说,怎么写?

佟丽华介绍,在一些国家,持有、浏览以未成年人为对象的色情制品将构成犯罪,我国原来对此缺乏明确法律规定。修改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禁止“持有”以未成年人为对象的色情制品,尽量只增加两个字,但这是个重大变化,应当引起社会关注。

许多作品的构思来自于蔡骏和亲友们的经历。比如《北京一夜》,“小时候,有一块玻璃砸落到操场上。我一直想象它如果砸到别人的话,被砸的人会怎样?我又会有怎样的命运?”

这和他尝试打破固有套路有关,“像福尔摩斯系列,其实也是一个模式。同一个作家,有一种固定写作方式很常见。但创作还是要追求变化,我刚写完的新书,犯罪悬疑题材也是突破。”

不过,他乐得见到当前悬疑剧、悬疑小说的火爆局面:国内悬疑小说的读者以年轻人为主,慢慢地,原有读者年龄增长,新读者不断加入,粉丝群是越来越大的,读者会越来越多。悬疑小说的走红顺理成章。(完)

他不这么认为,《最漫长的那一夜》故事比较通俗易懂,其他有几篇文学性比较强,可能有点像纯文学,但也不难懂。

协调机制具体工作原则上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承担。民政部门在发挥国家的兜底责任方面具有重要作用,也具备较好的工作基础,从国务院到县级人民政府,上下统一均由民政部门承担现实可行,也符合法律规定。同时,兼顾地区间的差异性,给予地方一定的灵活性。实践中,有地方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协调议事机构设在教育等部门,取得了良好成效。

曾有专家评价,蔡骏的小说是把类型文学和纯文学结合在一起。蔡骏觉得,只要故事讲得好,文章的类型很难说会给阅读造成太大障碍。

“然后再结合我曾经在北京乘出租车的两段经历,把两种命运分别放在司机和乘客身上,引出后面一连串的有意思的故事,兼具悬疑和文学性,也有时代感。”蔡骏如此解释。

蔡骏最近一次出现在读者是视线里,是因为精选集《最漫长的那一夜》。一部分读者从中读出了“怀旧感”,也有一部分读者给出了“烧脑”“不太好懂”的评价。

对此,蔡骏近日在接受中新网记者专访时提到,许多故事都来自于自己和亲友的经历,其实并不怎么难懂。同时,自己也在不断尝试打破套路,希望悬疑小说写得好看,且有所变化。

“我的重点还是会放在写好小说方面,当然在影视方面的话做些改编啊,或者做些原创也都可以,但这是两回事。”他说。

建立性侵等违法犯罪人员信息查询制度

“一个好故事是可以超越类型的。但在写作过程中,你会去有意识地去考虑,它该具有怎样的风格?会带入到什么主题?就是会有意无意给出一个方向的引导。”他说。

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表示,修订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将初步担负起我国未成年人保护“小宪法”的使命。

佟丽华表示,在学校以及教育培训机构等与未成年人密切接触的单位发生的侵害未成年人权益案件更为隐蔽。很多此类案件进入公众视野往往都是因为偶发因素或者情节极其恶劣、后果特别严重。为了从根本上预防和减少这类伤害,修改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在“政府保护”一章中规定:“国家建立性侵害、虐待、拐卖、暴力伤害等违法犯罪人员信息查询系统,向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单位提供免费查询服务”。

在国内,悬疑小说不算大众,但一直拥有固定的粉丝群。近几年,随着《隐秘的角落》等影视剧的出圈,其原著作品也得以借上东风,悬疑小说热度持续走高。

在网络文学起步阶段,这篇题材独特的小说很快引起网友关注,蔡骏因此走红。出版社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他已出版《镇墓兽》《天机》等三十余部作品,累计发行1400万册左右。

“什么样的悬疑小说才好看?好看的故事、轨迹的设置等等。融合起来,可能效果更好。”他注重情感、想象力、人物关系的构建,以情感为核心推动力,在任何小说里都屡试不爽。

悬疑小说走红顺理成章

为了预防和减少发生在学校的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修改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学校、幼儿园应当建立预防性侵害、性骚扰未成年人工作制度。在“社会保护”一章专门增加规定禁止“性骚扰”,在禁止制作、复制、发布、传播有关未成年人的淫秽色情物品和网络信息基础上,特别增加禁止“持有”。

如何防止网络沉迷是当前未成年人保护领域的一个焦点问题,虽然国家新闻出版署专门发布了《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但在法律制度层面缺乏具体规定。修改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从8个方面对此作出了具体规定:明确了教育、卫生健康、新闻出版、文化旅游、网信等政府部门的具体责任;对容易导致未成年人沉迷网络的内容作出了规定;网络游戏、网络直播、网络音视频、网络社交等所有网络服务针对未成年人使用其服务时,要设置相应的时间管理、权限管理、消费管理等功能;明确了网络游戏要经过特殊批准的制度;为了综合实现对未成年人的网络保护及保护其隐私权,明确规定了国家建立统一的未成年人网络游戏电子身份认证系统,这个系统是修改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创设的一项重大制度,明确规定了对游戏产品进行分类管理;对网络游戏服务的时间作出了特别规定;明确规定了学校的教育和引导功能。

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未成年人保护制度体系、压实家庭和国家监护责任、增设发现未成年人权益受侵害后的强制报告制度、创设密切接触未成年人行业从业人员的准入资格制度、强化法律责任……10月17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高票通过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并将从2021年6月1日起实施。

作家蔡骏。受访者供图

此后不断有人自杀,主人公和表兄叶萧警官发现,所有死者生前都经常浏览一个名为“古墓幽魂”的网站,上面的一个惊悚迷宫游戏,像病毒一样在玩家中迅速传播……

郭林茂表示,关于未成年人保护协调机制具体工作的承担部门,在审议修改过程中存在一定争议。作出上述规定的主要考虑有:在法律中明确提出建立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协调机制,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重大进步。未成年人保护工作相关职责分散在不同的政府部门和单位,条块分割、多头管理、责任不清,严重影响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实效,迫切需要建立有效的协调机制。从工作力度和有效性考虑,法律明确了应当由政府部门承担协调机制具体工作。

与本条相对应,修改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了“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单位”录用查询以及每年定期查询两项具体制度,发现应聘者、工作人员具有上述违法犯罪行为的,应当不录用、及时解聘。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单位未履行查询义务,或招用、继续聘用具有相关违法犯罪记录人员的,责令其限期改正,给予警告,并处5万元以下罚款;拒不改正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营业执照等,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对相关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分。

总则新增了最有利于未成年人原则,规定了未成年人保护协调机制的具体工作由同级人民政府民政部门或省级人民政府确定的部门承担。

真正让蔡骏“出圈”的,是次年他写的长篇悬疑小说《病毒》:主人公收到好友的求救邮件,但赶过去时却发现好友已身亡。

社会上对未成年人能否参与网络直播的问题一直存在争议,修改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对此明确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不得为未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发布者账号注册服务,为年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提供网络直播发布者账号注册服务时,应当对其身份信息进行认证,并征得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同意。

蔡骏精选集《最漫长的那一夜》书封。作家出版社供图

在国内,蔡骏因为写悬疑小说知名,也有媒体报道中称其为“华语悬疑小说教父”。

首次明确未成年人保护协调机制由民政部门承担

小说自有价值,评判体系标准跟影视作品也有不同。蔡骏不太赞成刻意为了改编影视作品而写小说:第一这个小说未必能写好;第二从影视化角度来说,那人家不如去直接写原创剧本。

蔡骏写东西风格比较多样化,早前很多作品被贴上了“心理悬疑”的标签;最近七八年来,则可能超越了纯粹悬疑的范畴,加入历史、幻想、冒险等各种元素,相当“跨界”。

他是较早接触网络文学的那一批作者:2000年在“榕树下”第一次发表了一篇短篇小说,从此开始写作。但刚开始发表的都是些中短篇小说,更像纯文学,悬疑的影子并不明显。

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单设一章,佟丽华认为,此举初步构建起了我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法律基础。修改后的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了国家、社会、学校和家庭要形成合力,培养未成年人的网络素养。